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乡约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1|回复: 0

桂林公安局副局长周云顶风作案勾结黑社会涉嫌预谋杀害两条人命

[复制链接]

23

主题

23

帖子

133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33
发表于 2020-1-14 17:13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桂林公安局副局长周云顶风作案勾结黑社会涉嫌预谋杀害两条人命

  一、概述:

  举报人:田钰。性别:女。户口所在地:广西桂林市叠彩区。我因向广西巡视组反映情况,亲历了被化学武器神经毒剂伤害以及亲人被杀害,被失联的黑暗日子。起因,桂林桂林公安局副局长周云任认为我举报他,指使黑社会对我及家人报复,暗杀。涉嫌参与杀人的还有涉黑老板以及传销头目。

  我父亲被害之前,我一直向广西打黑办,广西政法委,广西纪委,桂林纪委,桂林政法委举报周某等黑恶团伙涉嫌蓄谋杀人。但没有一个部门受理。我无助地看着亲人离去,任由作恶者逍遥法外。

  1、神经毒剂让人生不如死

  2016年初,我向广西巡视组写信之后,在家里吃饭,喝水之后,心比刀挖还痛,出现耳鸣,心脏狂跳,头剧烈胀痛,呕吐,流口水,腹痛等症状。医院查不出原因。我在街上吃饭,喝水没事。只要回到家里,就出现上述症状。我父亲曾经在军队参加过化学武器神经性毒剂的防化演习。他根据症状,确定有人投放神经性毒剂。

  之后我调查到,周云勾结的黑恶团伙,指使同伙买下我楼上的房子,一家人就在楼上,每天投放神经毒剂。我家里电路线槽,自来水管槽,墙壁,空调通风管道,均被楼上投毒邻居用电钻打裂,投入的神经毒剂从这些地方往楼下渗漏,遇上空气变成毒气,从电插座,地漏等处进入室内。家里毒气弥漫,带上口罩都受不了,比死还难受。饮用水,食物等全部污染,吃了它,心比刀割还痛。每天如此。家里的阳台天天被泼洒毒剂。晾晒衣物全部污染。穿了污染衣服,心脏,肝脏疼痛。

 

  报警,周云管辖的派出所不敢管,黑恶团伙更加无所顾忌。只要家里没人,他们便开锁潜入家里。把我家里所有东西都喷洒神经毒剂,毒剂洒在床上,衣物,食物,饮用水,家居品里。盖了污染的被子全身疼痛。我保存了一箱子污染物。我家里犹如公共场所,任何防盗锁他们都可以打开,且可以销毁家里的监控录像。

  我在投毒现场提取的毒样4个品种,送交第三方检测机构化验,毒样含有神经性毒剂分子键(引用:毒样检测报告章节)其中有多种世界卫生组织指定致癌物质,有麻醉剂,二恶英,致幻剂,可卡因,氰化物,杀虫剂,可致人癌症、精神错乱、吞噬死亡等同类化合物(引用:检测报告备注章节)。

  

  2殃及家人

  当时,我家里污染严重,便到父母家里暂住。周某勾结的黑社会迁怒于我父亲,一个近九十岁的伤残军人。他们指使我父亲家隔壁的租房者,天天到到楼顶,把神经毒剂喷射在父亲家所有窗户和阳台上。毒剂特征与VX毒剂相同,液体毒剂遇上空气变为毒气,使人头剧烈疼痛,耳鸣,流口水,心如刀割。衣物全部污染。还叫人从隔壁把我父亲家的电路线槽和下水道打穿孔,投放神经毒剂。毒气从电路开关和地漏里进入家里。我父亲经常呛得气都喘不过气。天天报警。周云授意下属派出所不接警。

  

  趁我父亲午休,叫一个流氓潜入家中投放神经毒剂。此人涉嫌参与杀害我父亲。2016年3月17日,我发现浴室里放有十余瓶伪装成“洗发水”的毒剂。靠近它头剧烈胀痛,心如刀割。症状与神经性毒剂中毒一样。搜查发现,父亲家里衣柜,衣物、油盐米面,冰箱,碗柜,取暖器,坐垫,药盒,饭桌,鞋袜等隐蔽角落都放入神经毒剂。将我父亲吸氧机里的水掺入神经毒液。多亏及时发现,若是老人用吸氧机,必死无疑。洗发水、牙膏被掺入神经毒剂,我洗头之后,头上如顶着一个火盆。漱口之后,口腔里如放了一串鞭炮。我无法描述那种痛苦。

 

  我父亲家十余次被这样投毒。无数次报警,叠彩派出所来拿走现场毒样。报警,派出所来拿走现场大部分毒样,均被周云下属部门销毁。我留下的一瓶毒样,送交第三方检测机构鉴定,含有神经性毒剂。他们就是用这种液体毒剂,在我外出时,叫人喷洒在我身上,一滴就叫人生不如死。

  

  从2016年初到现在,周云勾结的黑恶团伙,一直对我及家人投放神经毒剂,我们使用的是污染的衣服、被褥。食物和饮用水也经常污染。每次被毒气攻击后,心脏、肝脏、肌肉疼痛。多亏我父亲发现投毒为神经毒剂,我们及时做了防护措施,否则一家人可能已全部死亡。我父亲揭露了真相,2019年2月6日被他们杀害。

  二、被精神病

  周某勾结的黑恶团伙,一直用神经毒剂袭击我及家人。我多次报警,向广西公安厅投诉。周某指使下属污蔑我是幻觉,有精神疾病,且两次把我关押精神病院。

  2016年4月29日的前几日,多次到我父亲家里投毒,涉嫌参与杀害我父亲的那个流氓,把毒剂投放到家里。他的帆布包遗忘在现场,被我拿到。包里有残留毒剂和其他物品,凭此证据可以查到他。(此包仍在我手上)。

  周某他们知道以后,叫了两个警察和社会人员到家门口抓我。几个人冲过来,把我胳膊扭伤,背部抓烂,拖上汽车,车里有绳子、封口胶带、电棍。两个社会人员还用脚踢我。把我抓到精神病院。叫人把神经毒剂带到精神病院,把毒剂洒我身上和床上。

  我出院之后,其同伙,我住家的恶邻,每天往我家里投放神经毒气。我三次送毒样去南宁,请求广西公安厅化验。毒样仅手指头那么大一点,却让人周身疼痛。可见它有多毒!可周云滥用职权指使下属部门,污蔑我是幻觉,精神病。(引用,广西脑科医院鉴定书周云指使下属送交的材料章节)。

  

  ?为用证据说话,我自己带毒样在全国各地寻找第三方检测机构。走访了22家检测机构。2017年3月1日,我送的毒样在某科学研究机构检测出神经性毒剂。检测结果出来。周云叫下属以警方名义到检测机构调查,找其麻烦。芦笛派出所章副所长自称奉周某之命,带警察火速坐飞机到上海,到我的住所砸开房门,抓我回桂林关押精神病院。周某指使下属伪造证据,叫人冒充公安人员给精神病院写假证明。周云找来广西脑科医院医生,违反法律程序,鉴定我为精神病人。我被关押精神病院半年。

  

  出院之后,我的身份证被列入黑名单,属于精神病危险人群。我每次乘车外出都被警察堵在车站,拍照登记。按照法律规定,身份证黑名单由派出所登记。而我辖区派出所却不知道此事。于是,我就到法院民事侵权起诉被精神病。法院裁决:我是精神病人。没有民事行为能力,不予受理。

  他们指使我家楼上的同伙,每天把毒气投放到我家里,尽管我有毒样、检测报告、污染物等证据,却没有一个部门受理。因为,我是“精神病人”。我的亲人被害。报警、投诉,不仅不受理,而且被桂林纪委,广西公安厅,桂林政法委接投诉电话的人当做精神病讥讽。我向各个相关机构报案,周云及下属就以桂林警方的名义去打招呼。说我已被鉴定为精神病人。使其不受理。



  2017年,我在昆山暂住,昆山反杀案“龙哥”在我居住的小区租房,那里有不少和龙哥一样的混混。其受桂林黑社会的指使,在我家里多次投放神经毒剂。到家里破坏物品,凿烂墙壁。我向江苏公安厅举报。昆山陆家派出所郝警官说:桂林警方(周云)已告诉我们你的情况,你要是再报警,我们可以随时抓你精神病。

  我父亲死亡一个星期。我察觉不对劲,便到父亲家一墙之隔的叠彩派出所,想请其去家里查看情况。岑副所长道:你要再找事,我们就把你交给你的辖区派出所。他曾经说,我要再去派出所就再抓我到精神病院。

  半个月之后,涉嫌杀害我父亲的主谋,再次预谋杀人,叫人抛尸。正常情况下,叠彩派出所是可以制止再次发生命案的。叠彩派出所的上级领导就是周某。

  三、滥用警用设备:

  为了阻止我举报。周云滥用警权。指使下属对我上警用技侦。监控我的身份证,外出车票,住宿等信息。我去南宁、北京、上海、武汉、苏州等地,我乘坐车次,入住的酒店。全国各地无论哪里,均在无死角监控范围。我住酒店,买火车票用身份证。他们即刻知道,叫人跟上火车,把神经毒剂泼洒我的行李、卧铺和身上。

  监控我的通讯记录,拦截短信、邮件。扣押举报信件。屏蔽公安部,检察院,中纪委公布的举报电话。我在网上发帖,封网、删帖,雇佣水军谩骂我。

  我被抓进精神病院时,周云下属章警官拿走我的手机之后,我的手机就被安装了木马。安装的时间即拿走我手机的日期。木马通过手机获取我的所有信息,周云勾结的黑社会,可以通过手机摄像头全程窥视我,人的尊严丧失殆尽!

  叫人在我家门口安装3个摄像头,从我家门口到街头50米距离,有8个摄像头,它连接公安的天网。天网连接医院,街头,商店,公交车,火车站,火车上,地铁等地的摄像头。

  我出门就被摄像头人脸识别,无论到哪里,黑恶团伙都知道我的位置,叫人把神经毒剂喷洒在我身上。我外出经常被这些人袭击。一滴毒剂就让人流涎、恶心、呕吐、肌颤、痉挛,浑身疼痛。这些游走于公共场所的投毒团伙多为传销、混混、黄赌毒,其使用街头摄像头人脸识别定位。攻击目标人物。(全国各地均有与我遭遇相同的受害者,多次到北京集体报案)

  四、上百个报警和投诉电话救不了两条人命。

  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,周某勾结黑社会对我和家人投放神经毒剂,杀害我的亲人。我一直向广西公安厅,公安部,广西纪委,广西政法委,桂林政法委、桂林纪委反映。电话录音有上百条,每次都说,会向领导报告。再没下文。所有材料都转回广西公安厅,其又把我材料打回原地,落到作案者手里。



  广西公安厅一直不处理,我就打电话0771-12309。其叫我带书面材料到广西检察院信访接待处。我到南宁广西检察院信访接待处,窗口人员拒不受理。当时下着冻雨,我跪在大门口半小时,请求受理。我先后去了三次广西检察院,都是有人安排此人在窗口,把我拒之门外。我说:他们在预谋杀人,你今天不受理,就会有人被害。我现在拍下视频,如果将来我家里人被杀害,我一定起诉你。

  我父亲生前也给中纪委、最高人民检察院签名写信。材料打回桂林,周某主管的叠彩公安分局回复不予受理。我向广西相关部门反映均无果。2018年11月中旬,我向中央政法委和中央驻广西巡视组陆续邮寄15封举报信。11月底,我父亲被下药内脏大出血。医院下病危。桂林市老干局看望我父亲。周某他们不敢再动手。预谋春节杀害我父亲。

  我父亲三次被下药暗害,两次被医院及时抢救过来。他们就在2019年春节大年三十动手,把我父亲弄到医院“检查身体”。说第二天回家过年。第二天便对他下药,然后叫看护借故离去近一小时。让老人药性发作,一个人在卫生间无法呼救。他死亡时双眼怒目。我不知道他当时有多绝望!

  

  杀害我父亲,造成意外死亡假象。但我及时保留了病历和监控录像等相关证据。立案可以查实。我到事发地桂林百梓派出所报案。其答复:“我父亲在医院死亡,以医生的诊断为准。警方不介入。”而我父亲被害,医院就有人涉嫌参与。

  派出所不受理,我又向广西公安厅督查报案。督查高某到桂林,叫我把材料证据交给他。之后,我电话询问,他说我的材料转给桂林了。而我去桂林有关部门查证,答复,没有收到材料。

  在此之后,周云及黑恶团伙又涉嫌预谋杀了人,叫人抛尸。且从加拿大回国,给我父亲送葬的大妹与我失联,至今未有下落。我知道他们连续杀害两人之后,便不停地向广西打黑办打电话0771-2892341,请求他们调查。我说,除了我父亲还有人被害。他们还在杀人。每次答复会向领导汇报,再没下文。

  中央扫黑督导组到广西,我给其前后邮寄20几封举报信。给12337网站发了几十次信件。均杳无音信。2019年12月6日下午,我给桂林打黑办0773-5625234(桂林政法委)打了几个电话。话未说完,电话就挂断。我父亲被害之前,此电话也挂断过我的求救电话。



  我多次电话和写信给广西纪委,广西公安厅,桂林纪委。广西纪委把我的信件转桂林纪委之后,有人给我打电话说,你举报周局长的事情,我们都知道,你每天24小时小心点。

  桂林某老板涉嫌参与谋杀我父亲、几次蓄谋杀害我和家人、涉嫌参与再次杀人叫人抛尸。此人诸多产业,涉黑涉恶。桂林公安局副局长周某在此人公司吃干股,参与分红。桂林纪委却答复,这些问题不属于纪委受理范围。

  2019年11月12日,我再次给广西公安厅督查电话0771-2893732。录音大意:周某的事到此为此。我们不受理。你给公安部告了,广西政法委告了、广西纪委也告了,受理了吗(有人嘿嘿笑起来)?

  我给中央扫黑督导组写信6个月之后。2019年12月27日,我收到“中央督导2019 08810”转发到广西检察院的材料,桂林检察院给我不受理的答复:“此问题不属于黑恶类。”然而,某省与我反映的情况相似的一起案件,中央扫黑督察组把其作为典型案例督办,央视报道。



  如果广西政法委,广西公安厅、广西纪委,当初受理我的报警和投诉电话,我父亲不会被害!如果广西公安厅、桂林纪委、桂林百梓派出所、叠彩派出所受理我的报警和投诉,不会发生再次有人被害,被抛尸!

  周云及黑恶团伙报复举报人,涉嫌谋杀两条人命。相关部门至今使其逍遥法外。如果我反映的情况,属于凭空捏造。有关部门应按照法律法规处罚我。如果上述情况属实,有关部门应该给社会一个交代。

  举报人:田钰

  联系电话:15295996562.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将意见发给我们
  • 通过email将您的想法和建议发给我们

    编辑部:fuwu@yzwang.cc

联系我们
  • 联系电话:QQ1085327502

    官方客服QQ:1085327502

移动客户端下载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